散打对阵太极--逻辑上荒唐之极

Author: 邓世午

近日听说有位叫徐晓明的狂生KO了所谓的太极大师,然后口出狂言,于是仔细看了看相关视频。看完了觉得徐生的确不像话,把对手打倒了也就可以停手了,还要在倒地的对手头上再来几下狠的。真可以说:斯武扫地。

两个人对阵,有输有赢,在竞技场上本来是平常事,屡见不鲜,但这次不同,因为徐生声称对方的输代表了整个武术界的输, 所以才引起了轩然大波。吃瓜群众各站一边,群情激愤自不待言。

坦白说来,对于武术界的中看不中打,我也是很失望的。这种失望不是由于徐生的KO雷雷拳师,而是当我多年前知道了当今的武术绝大部分其实就是一种表演的时候。当今的武术比赛,就好像自由体操的一种,自说自练,观赏性高,实战性不强,岂止是不强,简直可以说是不堪一击。雷雷被徐晓明KO,就是一个不堪一击的例子。其实,武术界早就有句话说:久练不如惯打。徐生对阵雷雷,就是一个久练对阵惯打的例子, 也再次说明,久练确实不如惯打。

多年前我的一位客人是全国武术比赛的棍术冠军和单刀冠军。我特意问过他,假如他去和著名的太极拳师王西安对阵,他能有几分胜算。

他笑着说,他根本不是王西安的对手,因为王西安是有功夫的,而他练的是套路,重在供人观赏, 别看动作迅疾,并没有功夫,对付个小毛贼还可以,和高手过招根本没戏。

他的回答颇让我意外,此前我一直以为,冠军也者,就必须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人,至少在其赖以成名的领域内,应该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没想到冠军丝毫不讳言打不过别人。当然,我没有问他,一棍或一刀在手,他的胜算如何。

毋庸讳言,中华武术的大部分操练者,至少是目前的大部分操练者,大都不是以竞技场上克敌制胜为目的的。修身养性,锻炼身体,传承文化,才是武术的目的。当然,不排除学个三招两式,可以击败没有操练过的人。

可是,这并非武术的初衷。武术武术,是武字打头的,顾名思义,不能克敌制胜,武术当初就不会诞生了。现在不能克敌制胜,是因为现在不以克敌制胜为目的了,不能打,不经打,也应该在意料之中,又何怪焉?

而徐晓明所练的散打, 从一开始就是以克敌制胜为目的的。尽管他只是个三流选手,但是毕竟在竞技场上真拳真踢地实战训练过多年。因此,他来和不以实战为目的的拳师对阵,打赢了又有何奇怪?就好比一个二三流的拳手,把一个舞蹈队的队长打败了,又有何光荣?

当然,也不能单怪徐生。传统武术界总有那么一批人,总以老子武功天下第一自居,动辄吹破了天,要么是没有自知之明,要么是大忽悠,也难怪有人要打假。

因此,说到底,做人还是要低调。不能打就说俺练拳是修心养性,不能实战。如果真的吹出去了,那就得拿点真功夫出来。有人来挑战就得迎战。别一边吹,一边躲,让俺吃瓜群众干捉急。

而实际上,有没有确实能打的武术界人士呢?肯定有, 只不过比例很低,再加上有本事的人往往低调,有道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举例来说,当年陈氏太极的高手冯志强老师到上海参加全运会的武术裁判工作,有大力士不服,与陈老师过招,几分钟内被狠狠地摔了12个跟头,这就是一个武术能打的明证。关于冯志强的轶事,见文后所附网上查到的资料。

我的同学老梁,太极上也颇有些功夫。照我看来,对付七八个不懂功夫的普通人,根本不在话下。至于究竟能对付几个像徐生那样的人,因为没有对阵,我不敢说。无论如何,老梁绝对是可以证明武术能打的一个例子。那些练过格斗的各路学员,不管有多么牛高马大,肌肉发达,此前练过什么本事,均拜服在老梁门下,而且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就是一个证明。

据说有武术界的人向徐生提出挑战,准备委派一位练太极同时又练散打的一个弟子同徐生对阵。不少吃瓜群众愤愤不平,认为此乃中国武术界奇耻大辱,认为武术界应该委派一个不练散打的纯粹的传统武术习练者来跟徐生对阵。

这又是一个对传统武术的误解。武术的各种招式,是拳师从各种对打,实则各种散打中总结出来的方法。武术本来就是散打,至少可以说套路脱胎于散打。本来不必有套路,但是因为人的记性不好,怕练习的时候挂一漏万,于是把各种散打的招式串联起来成为所谓套路。这样一套操练下来,就把那些管用的招式统统练习了一遍。

但是后来的练武之人,逐渐忘记套路的本义,不再探求每一个动作的实战意义,或者说即便探求,习练中不再有对抗,遂逐渐迷失在套路表演中,而不复能打矣!

而徐生,就是抓住了一个不能打的“大师”, 痛扁一通,然后自以为脚可踏天下英雄,可谓狂妄至极,也可以说根本就是不通。所谓的不通,实际上是逻辑上根本就不通。

所以我总觉得,中国应该大力推广逻辑教育。中国发生的许多怪现象,有不少是不懂逻辑的结果。比如说,徐生对阵雷雷,他尽可以说打败了某个太极培训班的老师,但是不能说打败了太极拳这个门派。因为雷雷实在是不能代表这个拳种。

下面是网上搜来的冯志强先生轶事:

有些外国人,对中国的武术不了解,特别是“文革”后,对中国武术持怀疑态度者不少。他们认为中国武术中看而不实用。因此,不少中国武术家出访时,都遇到一些人专程前来试手,冯志强数度出国授拳访问,几乎每次都能碰到这类“友好的试手者”。

新加坡是一个尚武的国家,还保留着像过去旧中国那样的打擂台项目,中国武术在那里很流行。冯志强出访新加坡时,当地一位武术界人士通过新闻媒介知道了中国武术队即将来访,中国有名的太极拳师冯志强是代表团的成员。他打听到中国武术队到达新加坡的准确时间后,骑着摩托车赶到中国武术队下榻的宾馆等候。代表团下了飞机刚到宾馆,他就找到冯志强,提出要“较量”一下。此人是搞武术散打和拳击的,据说曾与拳王阿里交过手。颇感路途劳顿的冯志强一再谦让,而对方百般不肯,再三要求交手。为了不使对方扫兴,冯志强就只好答应了。对方说打就打,一照面就用重拳击来。冯志强有备在身,对方一出手,他在触及对方之拳时即用陈式太极拳的缠丝劲一采,对方立时摔倒在地。那人感到迷惑不解,爬起来又上,冯志强照样又在刹那间把对方制倒于地。通过交流,对方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对冯志强的功夫甚是敬佩,满意地骑上摩托车走了。

冯志强深知某些外国人的心里,也深知在国外自己代表的是中国,因此对前来试手者从不随便对待,总是刻刻留心,使自己处于不败之地。在墨西哥,他碰到一些空手道好手,他们原来认为中国的功夫是花拳绣腿,是花架子,不实用。有一位七段高手与冯志强交手尝到了太极拳的厉害味道后说:“中国的功夫不得了,中国武术后继有人。”

冯志强拿出一些在美国与两位黑人朋友合影的照片给笔者看。笔者看见冯先生站在他们中间整整矮了一头。这两位黑人朋友是搞拳击和空手道的,他们与冯志强交流时,拳打脚踢均不奏效。其中一个用劲过猛,冯志强借力一采,对方摔出老远。两人不敢继续交手,非常尊敬地提出要向冯老师学习陈式太极拳,由此双方成了老师和学生。

冯志强赴日本传拳,受到日本太极拳界的隆重欢迎。1990年6月,冯志强第6次到日本,全日本有20多个太极拳协会负责人组成接待小组,安排冯志强的讲学、授拳,一切照顾得非常周到。他们过去学的陈式太极拳是台湾拳师传的,与冯志强传的拳差异很大。他们跟冯志强学了6年,进步很快,认为这位老师没白请。当然,在日本教拳也不乏和冯志强进行较量的人。每次冯志强都拿捏着分寸,既把对方制住,又不伤害对方。由于冯志强对日本学生悉心传授,师生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冯志强声名远播,来中国留学、访问的外国及港澳地区武术爱好者纷纷慕名前来探访学习。他们当中有初学太极拳的,也有不少具有相当武术功底的武术界人士,每每试手较技,冯志强总是来者不拒,一一热情接待,让人们满意而去。

冯志强与外国朋友交流,从不恃技欺人,往往只是让人浅尝中国功夫的滋味即止。

在当代中国各式嫡系太极拳传人和不少上辈太极拳名师的传人中,像冯志强这样既能阐发精辟的见解,又能实施表演的并不多见,难怪与冯志强推过手的人都感到他的推手术高深莫测,精妙之至。

冯志强说:“中国的太极拳术关键要出功夫。中国武术要走向世界,在世界武术大赛的对抗中胜过人家,必须要有功夫。而目前我国练武人的身体素质、综合训练以及财力等方面与一些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如何在这些方面加紧工作,培养出自己的人才,为中国武术走向世界作出贡献,这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

356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